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付き合ってくれたら嬉しいなぁ。

}80%冷+20%热cp属性 有腐向注意{
}近期:现欧|acca尼吉|梶下|恶狼游戏|小排球|通行禁止|甘党(极度不足){





}特别鸣谢人设供给{
icon by盒子
背景 by胖次

染发

食用注意:
是脑内系甘党(流)段(水)子(账)。(是和闺蜜真实发生的事(在n久之前
很想写某个纪念日的长文之类的东西,但果然还是坚持不下来(。

ooc瞩目勿代三

ok的话(´・_・`)

*
天月要给歌词太郎染发了。

歌词太郎的棕色毛发中间新长的黑色部分乍一看并不扎眼,但毕竟他是照片花式挡脸只能靠身高和发型来辨别系选手,假期的最后一天,终于抵不过强迫症发作的天月的威胁,在洗掉油头之前乖乖在椅子上坐好。
面对着歌词太郎一衣柜无差别的白衬衫纠结了好久还是心痛地打算牺牲一件自己的卫衣,天月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在自己宽松的垃圾袋款衣服违和地套在了伊东架子太郎的身上,除了袖口短哪儿都空空荡荡的。

心里盘算着喂胖歌...

致伊东歌词太郎先生

(提早放了占tag致歉)

致伊东歌词太郎先生:

生日快乐!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小作文时间,我又去回复了之前的三篇自言自语,粉上你的第五年,陪你度过的第四个生日,却依旧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能给你的礼物,真是惭愧。

去年写的贺文简直如同反向毒奶,说着希望你身体健康,问着“什么时候写书”,结果倒是仿佛预测好了从17年夏天到18年夏天的运动轨迹:你间或投着稿、持续着广播节目、在各地live,然后突然,你说“我很害怕”“我庆幸着今天也没有暴露”“我对live的心情好像有所改变了,这样不行,我可能得去治病了”。作为粉丝,看到这样的文字的时候甚至想冲过去揪着你的领子问你,为什么不对自己更好一点?为什么不早点去治病?却也...

参与了月月的生贺企划!担任了闺蜜组文字部分!
能和那么多优秀的旁友们一起为月月庆生真是太开心太荣幸了!!!

詠絮: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竹取彻夜不眠

@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硬方盒子

*まふ月

*勿帶三

兎にも角にも 恋に落ちたわけであります,

千年先覚めやらん 詠え踊れや心模様。

-

“老大说得简单,这月亮可叫我们上哪儿去找呀?”mafu半瘫在木制长椅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扶手,他的目光从窗外渐渐暗淡下来的光线移回到了被搬来的‘救兵’天月身上。

天月是隔壁院里的孩子,从小就被管束着不能离家太远,但自从一个阴差阳错遇见了年龄相仿且被一对心大的魔法师爸妈放养的mafu,他们就不知是谁带坏了谁,从爬树掏鸟窝到试验禁书上记载的咒语,无‘恶’不作。

天月盯着浅金色天边飘着的玫瑰粉的云,出神地想到了带着醇厚黄油香气的甜点,那是几个月前mafu为了诱惑自己和他一起出远门逛逛带来的稀奇玩意。他毫不留情地戳破了搭档只是象征性抱怨的真相:“反正你也只是打算乘机溜得更远嘛,再说找不到月亮大不了每晚多布点云或者化点雨就是了。”

“不是我,是我们哦!我可等了好久这样一起出去的机会啦!不过要是月亮真的不见了也不好,听说人类的城市里可是把月亮当作神明一样供奉的,再加上过几天就要满月了,每晚都搞成下雨老大估计也没力气这么干吧?”

“那就把你那块白纸巾涂涂黑挂起来咯?”天月望着严肃起来的mafu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而mafu一瞬间的正经果然就崩了:“哇不可以!我的teru白白胖胖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忍心?”

Teru:……我要离家出走。

-

于是几个时辰之后,漆黑的夜幕中准魔法师mafu和并不知道自己什么功能大概是勇者和提包的吧的天月踏上了寻(公)找(费)月(旅)亮(游)的路。

“嘿!”mafu用捡起的树枝挥舞了几下,两人面前的小道上就这么慢慢地浮起了一层薄冰,他率先踏上去喊着“后到终点的夜宵请客哦哦哦!!!”拎着长袍就往前滑。而天月也不甘示弱地起跳扑向他:“等等抢跑你犯规哦哦!!!”

最终是‘开道’的mafu为了躲避突然出现在路中央的灌木而手忙脚乱地快要摔跤,紧跟其后的天月直接用着‘抓到你了哦’的大拥抱姿势带着他一起摔进了树丛里。

“快撒手,我要喘不上气了!”发现自己被护着脸的时候mafu还是有一点点感动的,虽然随后这点情绪波动就被天月洒在自己耳边的笑声给气没了,对方在站稳并把他拉起来的同时还在笑:“…哈哈哈哈哈木系长草魔法!”

报复心超重的mafu这就借着站位和身高优势拿刘海去蹭天月的头顶,试图一起长草,然后嘴唇就这么亲到了后退躲避中的天月的鼻尖:“啾”

-

mafu埋头吃着拉面,感受着天月老妈子一样灼热而关切的视线,他能轻易地从中读出多年好友的心情:“乖,多吃点,别饿着了来吃我,我不能吃的。”

仅仅是回想之前的事mafu都感觉自己的耳根在发热,一开始只是不小心的触碰,却演变成了鬼使神差的舔舐,再然后回过神来惊讶或者是掩饰尴尬的咬了一口,最后的结局就是天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然后重重地捶打了mafu了一顿。

天月摸着自己可能还留有牙齿印的鼻子心情复杂地凝视了mafu一会儿,然后被那津津有味的吃相推动着饥饿感也涌了上来。唆了两口面嚼着,被汤碗占据了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块豚骨肉,天月下意识地接过,啃了一大口以后才反应过来分担mafu不爱吃的东西的这个动作自己做得如此的习惯。

他们确实可以称的上是多年的老友了,从最开始mafu使错了漂浮魔法撞碎了天月家的窗玻璃为契机,到之后mafu端着黑暗料理跑到天月家喂他和他的宠物们,所有的动词之前都加上了复数的主语和“一起”这个令人安心的词汇,不过这种时光还能延续多久呢。

天月从包裹里找到一件长披风披上,在mafu“怎么了,很冷吗”的关心中露出了一个大笑容:“没事,这次大度的我就原谅你啦,下次再来我十倍咬回去哦!”

-

mafu感觉天月有点不对劲是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体质超差的他都在太阳下露出了苍白的胳膊,天月却有点哆哆嗦嗦地披上了第二件外套。

“月月真的没有关系吗,如果难受的话我们就回去吧,把任务也推掉就行了!”

“没关系,对了我刚刚打听到今天晚上这个小镇有盛大的祭典活动,应该会有很多好吃的吧?”

“真的吗?人类的祭典活动好像还会有烟花,虽然没有月亮星星那样的神明赋予的光辉但是也十分炫目,我们今晚也一起看吧!”果然一提到有趣美好的特产mafu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拽着天月的手像是小孩子一样蹦跳起来,天月则保持着称职的吐槽角色,被mafu握住的手稍稍使力:“那现在!我们就去找个地方补觉吧,连续两天彻夜不眠老年人的我可吃不消。”

“还老年人呢,明明和我一样嘛!”虽然毫不服输地演变成了暗地里的掰手腕大赛,mafu还是跟着天月进了旅馆,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对柜台后的人说,“一间房间谢谢啦。”

-

烟花最终还是没能看成,低沉的气压带来了一场轰然而至的大暴雨,天月在傍晚醒来的时候就看到mafu正犹豫着要不要往窗口挂teru,赶紧阻止他:“被老大发现你试图打搅他隐藏月亮不见了的事当心他打你。”

“可是月月你不想和我一起看烟花吗?”

“我……阿嚏!”不合时宜的一个喷嚏让天月感觉有点头晕眼花站不稳,按着对面人的肩膀勉强接着回答,“我除了和你一起看烟花,其他的事情也有好多想一起去做。”

但是,是不是来不及了…

“啪唧啪唧啪唧”天月的尾音落下的同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了鼓掌的声音,然后是一个陌生人在说话:“准魔法师mafu任务表现优异,第一时间寻回月亮,真不愧是…”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mafu和天月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旋,眨眼之间,他们两个都消失了。

-

“mafu你…”

“是表白吧!刚刚那个是表白吧!”mafu的眼睛亮晶晶的,盯得天月感觉头疼得更厉害了,敷衍般地点点头:“是,是,是,但是你也知道了吧,已经来不及了,我就是月亮,禁不住你的诱惑从岗位上私自离职,回去不仅要受到惩罚而且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和你这个傻魔术师一起玩了。”

“那就这次不回去不就行了,”mafu说着从兜里掏出表情委屈巴巴的teru,“乖哦我们变个颜色,teru你觉得黑色怎么样呀,一定要保证之后每晚都下大雨哦!”

说完他又转过来面对着天月,表情认真:“忽悠你出来也好带着你逃也好都是我的责任了,所以月月,我会对你负责的。”

天月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好,陷入混乱而颠倒的回忆之后刚准备释然接受微笑着开两句玩笑回去,鼻子又是一阵痒意:

“阿嚏!!!”

-

猛地睁眼之后天月发现自己是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而漫长的梦境中另一位主人公则横尸在旁边卷着双人份的毛毯,似乎也是将将要醒转过来的样子。

他这才想起来现实世界的前情提要:他和mafu约好了一起玩一个目标是找回月亮的协作游戏,当然也和往常一样被他们玩成了格斗pk游戏,只不过这次游戏困难室外突然又下起了大雨,于是他们就打算通宵。结果却是两个人就这么将就着昏睡在地上。

“…唔”刚醒来的mafu拽着手上原本抓着的布料往胸口堆,天月感觉自己被扯着的衣服都快变形了,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叫嚣着寒冷,他下意识地就去拍mafu的脑袋。

“呜呜我的月月…”被拍打的mafu依旧沉浸在梦境世界无法自拔,眼神迷离地盯着天月甚至快哭了,终于在天月的连环搓脸之后清醒过来。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断断续续的梦境之后才发现竟然经历了同样的故事。

“所以说…你有点怀疑我就告知老大过来看看?”天月的眼睛中渐渐聚积起了愤怒,哼亏我还打算答应你的私奔请求了。

“呃…那是因为,我想彻底摆脱那个麻烦的任务和月月你浪迹天涯嘛,我早就做好了私奔的准备了,那个风魔法也背得滚瓜烂熟了!”感觉自己又要被打的mafu求生欲强烈,

“而且啊,而且啊,现在这样最好了,

窗外的夜空在大雨洗刷之后显得更加清晰,一轮圆月安静地挂在上面。

“那是地球的月亮,而你,

“是我的月亮。”

Fin

S•K•Y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私设魔术师x花店老板

一年前的老坑,he but烂尾预警orz

ooc瞩目勿代三,总之先填掉了但是真的写不出很好的感觉呜呜请不要打我…【


0.

天月把包装好的花束递出去的时候不断地对自己说,冷静,不许颤抖,不许表现的有什么异常,对方不过是你众多常客中的一个,只不过兴趣相投你们才聊得比较多罢了。


然而他刻意低垂的视线还是忍不住往难得加上的祝词上瞟去:


「S·K·Y」


1.

天月是一家花店的老板...

搬家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跌跌撞撞的复健小短文
借梗Le déménagement(搬家奇缘)-Cyprien(原视频超级温馨!描述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平行世界相遇命题(假设歌词没有玩nico)
抱歉并不怎么甜(´・_・`)
ooc注意(对不起mf我真的是粉) 勿代三 ok的话请

联动夜夜的漫画戳这里:http://nanaseyoru.lofter.com/post/1f1da6df_12e265f8 (手动笔芯

-
手机震动了两下,锁屏消息显示是好友mafu的line讯息。对着巨大落地镜正在练舞中的天月在轰鸣的背景音乐声中小跑把忘了从兜里拿出来...

歌词去看月月live啦!!!!!!!!!
(再来这里爆炸一下(
想回坑!!!!!!!(超大声

关于直觉性告白(暴露)的后续

ooc属于我ooc属于我ooc属于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两天之内一百热度吓死宝宝了…大概是又胡乱地模拟了一下上次的后续(前篇请戳头👈渣手机没有链接
等官方出了大一头像清晰版就去做着玩现欧的日常呀w

关于直觉性告白(暴露)事件

自己做了一发迷之微妙ooc的聊天记录…
最新一期真的是甜qwq大一的欧阳萌死我算了…

是个致歉

就如同id所言的 这个人基本上已经人间蒸发了

也许还会码些段子,一定会好好打上tag的所以
可以取关

准确地来说是没有脑洞来填坑 虽然很想与人说话但是故作乐观的交流障碍还是爆发到使人丧失力气

一鼓作气地把以前的所有坑都屏了 所以可以安心地翻以前的“段子”不怕踩坑啦(
真的都是些拙作,和这里的一些仰慕的人完全不能比,当初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勇气打下第一个tag的呢
因为是个很恋旧的人,所以犹犹豫豫也无法注销掉账号,毕竟很多重要的人重要的关系都是靠着这个平台维系的
真的感谢

喂——给我听着

食用须知:
cp:通行禁止
梗是最近很火的天台表白(
(因为最常写的cp有人写了所以来写了一直想写but没有梗(还没力气补完原作)的这对)

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超短段子!占tag请原谅!

*
一方通行站在五楼的天台上,看着操场上因为广播而聚集起来的人群,蝼蚁一般却又挨挨挤挤地发出不小的噪音。
似乎是注意到了不常见的白发从而认出了学园都市第一的身份,明显有些观众开始慌了。于是在不自觉后退的人群中,那个矮小却坚定的身影便变得格外好认。
擅自帮他报了活动“天台告白”的名的黄泉川爱穗大力地把正准备离开的一方通行又拍回了天台边,臭着脸和惊恐的人群对视了一会儿以后他发出了一声“啧”,被扩音器直接诚实完整地传递了下去。

人群...

行星环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段子!因为卡西千年一遇地投稿了所以要庆祝一下!(咦…?
大概文不对题画风崩裂orz
ooc瞩目勿代三

*
「あーあなたに逢いたいな」って気持ちがループ ループする

*
天月瘫在沙发上,揉着在他坐下的同时就扑上来的宠物们,面无表情地转发了因为台风而今日活动取消的通知,思考了一会儿再用最为乐观的语气敲了几条道歉的推特。

突然被空出来的一天,虽然被经纪人建议“最近一直这么忙了不如在家休息一天补补觉吧”,但真的到了家里,躺下闭眼,却又因为落在眼皮上的暖色日光睡意全无。

想着打游戏吧打开电脑,鬼使神差或是习惯使然地先点开了录歌软件。打开nico想找最近中意的歌却在首页推荐看到了昨天投稿的行星环...

打上花火

食用须知:
是的又是我!又是我来写甘党小段子啦!(你谁
月月的新投超棒!虽然依旧觉得我八爷的原版本超神了无法超越_(:_」∠)_(然后感觉自己要被拖去神甜的天猫组了orz
ooc瞩目勿带三

*
无论是在何处的花火,只要是和你一起看的话。

*
天月跌跌撞撞跑到神社前的时候已经比约定时间晚了大约二十分钟,远远就看到一个纤长的身影穿着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白衬衫牛仔裤,却又被橙色的灯光涂上一层柔和。

“抱歉抱歉,staff强行留了我一下商讨了明天的live事项,又回去换了一套浴衣…”被伊东狠狠地揉了一把头作为迟到补偿,看着一味包容自己的恋人果然说着“很帅,路上没出事到了就好,工作辛苦啦”于是心中带着几分得瑟和甜蜜,拽着...

食用须知:
甘党的小段子梗见上👆
确确实实是歌词月()
ooc瞩目勿代三


写给我的毛豆豆的拙作_(:_」∠)_@Mi制毛豆子_火鳥風月 




#
“…あ…!!”“...ぼ…!!”
后台休息室,cof的五人环坐成一个圈,除了似乎走神在考虑晚饭的kony,气氛十分诡异,原因就是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都是一幅快要便秘了的表情瞪着对方,下定决心开了口结果话语还是撞在一起。

“再来一次,”始作俑者安库似乎不打算放过他们,虽然他拽着哈嘻羊往离他们远一点的方向挪了挪,“要完完整整地完成一次互相表白才行,含糊听不清楚都不算。”

天月愤怒地用眼神表示“下局国王游戏我赢了的话你给我等着”后认命地转回和伊东对视,在心里深呼吸往手心里画人字再吃掉。

脸啊,耳朵啊什么的大概已经彻底红了吧,可恶的歌词太郎桑这个时候怎么能够这么冷静,明明不过是个DT,而且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啊啊啊要焦了!!!

“我爱你!!!!”带着怒吼的气势也确实怒吼了出来。

“再来一次?”明明应该接上“我也是”的伊东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回答。

“我…我爱你?”呆滞了以后大概是靠脊髓反射的天月重复了一遍。

“再来一次。”这回伊东狐狸般的笑容确确实实藏不住了。

“我爱你…”天月感觉自己要烧成青烟飘走了。

“我也是。”完完整整的大笑容。

安库哈嘻羊kony表示太闪眼睛已瞎。







fin🌟

致伊東歌詞太郎先生:

致伊東歌詞太郎先生:

生日快樂!

又到了這個日子,才感覺到時間過得好快,明明見你的時候的記憶還在被一次一次拿出來咀嚼,但其實地球都繞著太陽轉了一圈多了。

什麼時候才能再去你的演唱會呢?這麼想著的時候雖然遺憾雖然懷念,雖然無法立即拋下生活的瑣碎去見你,但已經學會了等待和努力。只有更優秀的我才能試試看被你稍微記住一下下吧。

之前有看到過調查,如果讓你和你偶像立場交換,你願意嗎,很想站在舞台上看著那些螢光(vr第二彈😂)但是不願意失去你這顆恆星呢,就讓我繼續默默成為你看到的一朵微弱光芒為你應援好了。

二零一六暑假到二零一七暑假對我來說改變了很多,環境生活習慣以至未來的路,能夠堅定地說出來不變的大概就是對你的...

项链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just a脑洞_(:_」∠)_
(歌词最近开始变得哦虾类戴起了项链我真的…呜我不要失恋啊(你走
ooc瞩目勿代三

*
大概是众所周知的事,天月很喜欢佩戴一些闪闪发光的饰品。
从行星或是猫咪的可爱毛衣链到设计繁复的指环扣章,甚至连人设上都不忘带着星星月亮的耳坠。
拍好的照片在上传推特之前要加上暖橙色的滤镜和流星贴纸。

因为是天月嘛。

*
而与此对比明显的大概就是伊东歌词太郎了。
老年人太郎的组成常年是一个面具一件衬衫一条牛仔裤,手机都换了好几个,挂饰却依旧是家人好几年前求来的护身符,自认身上最值钱的装饰大概是不慎黏上的猫毛。

*
正因为如此,在巡演(旅游)的某一站不知为何一时冲动买下了一对可...

并不严格意义上的给月月的生贺
甘党小甜饼(?)引用歌词超过正文(打死你x
恭喜我们最美的月月八岁生日快乐呀🌛
ooc瞩目勿代三









*
月が綺麗だな 川沿いの街で,
昨日と今日を混ぜ合わす。

不记得是谁说过,将“月色真美”理解成委婉地表达“我喜欢你”其实是并不准确的,不如说是在寂静的夜里,突然看到那一轮明亮的光,心中感动漫溢的时候,最想要和那个人诉说,要是此时此刻你也在我身边,无言地共享这一份心情就好了。

路过音像店,定期轮换的柜台上这次满满地摆着イトヲカシ的新专辑,大展板上有相当端正的字迹,身旁的几个学生妹低声而又带点激动地讨论着,而天月对自己说着“支持友人嘛”仓促地拿了一张去柜台结账。

回到家中把包装都拆了,碟装进碟机,熟悉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甚至没有拍下一张照片,也就突然没了心情发推或者艾特他,虽然知道他一定会看见并回复一个ありがとう,或者再附加一项不失礼貌的关心。


*
東京タワー 僕の音を 君に届けて おくれよ,
強がりで 泣き虫で
心の奥は誰にも見せないけど,
本当は 優しすぎる
知ってたよそんな君といたかった

天月清楚地记得,前不久的天文现象,草莓色的月亮,自己和kain一起看见的时候,甚至于kain无意识向自己提起“最近接了好多mix呢,比如说歌词太郎桑的”的时候,错拍的心脏和冲动着想拨出号码。

歌曲被暂停播放在第五首,又恍恍惚惚地想起几年前cof好像也把“月色真美”这句话当作一个梗在某个环节上玩过。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呢,“月色真美,但你更美”这样吧,说完的时候弹幕接近爆炸身边传来的也是伙伴们起哄的笑声,带着点得意和挑战的心情去看他,却发现他望向自己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月色真美,我从好久之前就这么觉得了。”带着笑意,用那把好嗓子这样说出犯规的语句。


*
いま会いたい そばにいたい,
思い出にはまだしたくないよ,
その笑顔をまた見せてくれ,
ゆっくりとゆっくりと遠ざかっていく,

凌晨,放下发烫的手机望向窗外却发现除了城市里高楼的零碎灯光并没有星星和月亮,所有的光大概都被厚重的云吸收殆尽。

有点慌张地再去按亮了手机,打开数字可见地增加的艾特开始给粉丝给自己的生贺点上爱心,然后手机猛地一震动,不等看清来电显示就已经按了接起:

对方没有说话,背景音却有些嘈杂。

“喂mafu吗?你大半夜的跑哪儿去了…”

“是我…呃…突然想起来就…生日快乐啊,天月君。”

はちみつ色した月が照らしてる,
水面に映る景色は,
ほんの少しだけ,
昨日と違うのさ。


fin







mafu:我算好了零点多一点去给月月打电话的!结果它显示正在通话中!正在通话中!而且半个小时以后还是正在通话中!好气哦!

歌词:我只出现了一句话诶…

小甜饼:甜吗???你明明差点写成be???

另外自作多情真的想把这首歌当作歌词写给月月的歌😭感谢看到这里w
祝月月生日快乐呀❤️

(跑去面基反省自己到底有多少坑没填所以我来复健小甜饼了!qwq!非常短!扔完就跑)
ooc瞩目勿代三!



👆梗来自月月和mafu的推👇

mafu:如果从桃子里诞生叫做桃太郎,从西瓜里诞生叫做西瓜太郎,那么从面包里诞生叫做面包太郎…是从桃子里诞生真好啊

月月:作为人诞生就是人太郎~~~~~!




天月打下这么一行字的同时脑海里还添加了一句“所以说歌词太郎就是从歌词里诞生出来的无可救药的音乐傻子”,伸了个懒腰往后靠去果然倒在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

“怎么了,笑得那么开心?”伊东停下笔,把手中作到一半的曲放在茶几上,再把半瘫在他怀中的恋人搂搂正。而天月则转过身去面对着他,脑洞已经开到了宇宙的那一端:

“我在想啊,如果歌词太郎不是歌词太郎而是其他什么太郎的话,会怎么样呢?”


*
天月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身旁摸,棉被的温度还没有褪掉,不赖床而是赶快爬起来的话大概能赶上在伊东出门前对他说一句“一路顺风”。

但是大概是他起床的姿势不太正确,当他冲到玄关前正准备给个加油的拥抱,面前的伊东却相当陌生——超级整齐的平刘海,头顶那一块光秃秃滑溜溜能够反光的错觉。

硬要来形容的话……不就是西瓜太郎头?!

“歌词太郎桑…?”迟疑地发出这么个问句,等待的是熟悉声音也有些疑惑的回答:“我叫伊东西瓜太郎哦。”

搞什么,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猛地眨眼以后天月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刚才所发生的不过是个奇异地记住了首尾的梦。

或者说会不会是预知梦啊,要提醒歌词太郎桑注意不要忙秃头了…这么带着笑意吐槽着,挪到客厅看到那个背影却笑不出来了。

还没完吗。

转过头来的伊东穿着平常的白衬衫牛仔裤,额上却顶着一条格格不入的绶带,脑后的短发也被勉强地扎了一个冲天辫。

“桃…”“是伊东桃太郎哦!”

天月深呼吸把想揍人的冲动压下去,再次睁眼果然又像是按下了游戏里的replay键一样窝在床上。

客厅里的,伊东猫耳太郎,伊东可乐太郎,伊东pocky太郎,伊东拉面太郎……

真可爱,但是忍不住一直不眨眼给他顺毛。
很好喝的样子,很好吃的样子,好饿,怎么回事,有完没完……


*
伊东拎着大包轻手轻脚换鞋的时候感觉到身后砰砰砰越来越响的脚步声和一下子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恋人的体温。

把粘胶带天月从自己的背上撕下来又捞进怀里,对方始终低着头用睡得乱翘的头毛面对自己,于是伊东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放轻:“怎么了?做噩梦了?”

“也可以算是噩梦,也可以算是美梦,不过啊…”抬起头来的天月虽然眼角含泪但笑意浓重,“再有趣的太郎果然还是我家歌词太郎最让人安心了。”

“诶?”

被天月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梦中剧情的伊东表情复杂:我可不想玩这种cosplay啊。


*
“其实,歌词太郎是最喜欢天月的歌词太郎吧。”

“诶!!!!超狡猾//////!!!!老流氓!!!!!”




fin

存活报告_(:_」∠)_
爱我的嘿❤️

艾黑:

DAY9
朋友的人设
画是按时画完了拍了半天就第二天了……

GAME OVER with…?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18バズル游戏梗,非常短的段子w
(并不是广告(
ooc瞩目勿带入三次元

#
叮叮叮叮叮——

伴随着一连串清脆的提示音,天月的手指灵巧地在屏幕上划出一个形状然后停顿下来…

“哇啊啊啊为啥每次都是正好17个!就差一个就能女神降临了!要不是这个辣鸡boss锁住了我这个大钻石的话…!”

大概是笃定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休息室,他毫无形象地把手机往梳妆台一扔的同时借着扶手椅后仰,发表着长长的吐槽的时候倒过来的视线中的休息室的门正巧被人推开,于是气愤的自言自语就这么断在了口边。

进来的人是伊东歌词太郎:“我问了staff,他们说天月君在这里…你小心啊!!”

本来打算稍微瘫一下就起身再接再厉玩连连看游...

说到四月一日的话,就是…



“与我签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

“…哈?”

前一秒钟还摊在自家舒适的沙发上,揉着趴在膝盖上的猫咪,围观友人们有趣的推特互动的天月面对着骤变的环境和面前的人,呆滞地发出了短促的象声词。

当然他濒临罢工的大脑里同时刷过了无数弹幕:

「咋回事儿啊soraru桑mafu君他们用来卖专辑的梗看看热闹也就算了怎么就入戏太深了呢」
「这个愚人节手段也太厉害了吧」

「前面这位…没搞错的话是歌词太郎桑吧怎么办好想笑出来啊」

“噗”忠实地选择了最后冒出来的想法,顺便带上吐槽,“那个…歌词太郎桑你胸口的大蝴蝶结歪了哦还有虽然建议你去唱小圆op是我的不对啦但是你也不必这样自暴自弃…”

“我是魔法少女歌词子哦!月子想要成为我的同...

ネコミミアーカイブ

食用须知:
涉及cp:空围/甘党
猫耳日快乐!本日限定的奇怪世界观(´・ω・)
对话流注意…这个傻段子手已经没有文力很多年了
ooc瞩目勿带入三次元

#
君好みアーカイブ 惨败もマージン
後悔しないの 君に近付いた
昨日の饰りを引き千切って
どうぞお好きなの EAR EAR EAR

#
都市传说:
1.城市里潜藏着妖怪
2.有个特殊职业是除妖人
3.以上所述的两种存在都能够以人形自由生活

#
“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急促地响起,突然而又来势汹汹让正缩在阳台犯困的天月猛地弹起,有点慌张地迎过去,在看了猫眼以后动作又放缓,一边打开门一边疑惑地问:“怎么了,难得soraru桑会来这里,你…”

“总之先让我进去,mafu那家...

我是谁我在哪我大概是假的自己…
这种黑历史…肯定立马会删吧_(:_」∠)_


一个关于甘党的小段子
月七岁歌词五岁👇


(`・ω・´)(`・ω・´)(`・ω・´)
这节课的内容是要用橡皮泥自由创作,标题是礼物,小歌词和小天月被分在了一组。

小歌词看着小天月毫无迟疑地挑起一块白色的橡皮泥就搓起来,也学着他的样子去拿了一块箱子里黄色的橡皮泥。

要做什么呢?自己想要的礼物大概是柜台里那把好看的木吉他…那天月会想要什么呢?

于是小歌词戳了戳小天月的脸颊,然后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明明这摸起来比橡皮泥要舒服多了。

“我的话…想要一座城堡哦!”对于对方打断了自己的工程的轻微的不爽在看到小歌词眼中崇拜的光芒时消失了,小天月整理了一下语序然后认真地开始给“小弟”布置任务,“你先做出六根大柱子,我们要建起来三层楼,一层有一个大花园,二层给来拜访的朋友们住,第三层是我的大宫殿。”

“那我呢?”小歌词凑近小天月问着,“我想和月酱一起住!”
“不…唔好吧…那就再搭个小阳台,你吃好大蒜要记得去那里散味道。”

“你如果想要的话,再做一个专门唱歌的房间吧!”
“啊,还要给可爱的小动物做一个房间!”
“记得要做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不然我睡觉会踢到你的。”


fin
(`・ω・´)(`・ω・´)(`・ω・´)
其实如果嫌蒜味难闻的话,有相同的味道不就行了嘛(划掉






感谢看到这里w迟到的元宵快乐(赶在我这儿元宵节还没过去之前了x
(没人看啦人都被你的图片吓跑了)

une étoile

(算是小王子的读/观后感?)

最近因为学法语的原因,先是补了2015的动画电影,昨晚老师又放了音乐剧(没怎么仔细看因为近视的孩子没带眼镜伤不起啊qwq)

先说说最初对这个故事的印象吧——有点晦涩的,奇妙的幻想。

是一条蟒蛇吃掉一头大象而不是一顶帽子,这种想法可以说是从未出现在无趣的我的脑海中。这位飞行员曾经想要成为一个画家,所以即使他在那个时候放弃了在未来也给小王子画出了那只他想要的羊。可是我们曾经有了很多的梦想却再也没机会去回忆了。

因为自认为太弱小太可笑。


老师评论说电影有点毁原作,但我倒是觉得电影的扩充让这个虚无的故事离我们又近了一点。

电影的关键词恐怕是“忘记”,天下没...

アイトユウ|甘党小甜饼

食用须知:

傻白甜短,同居设定,推歌向,争做最傻的睡前读物(ni。

标题=I和U(所谓爱)

ooc瞩目勿带入三次元。

*

早晨六点,天月醒来的时候发现平时都会被自己踢乱的被子被压得严严实实的,在冬日里难得地全身暖乎乎都快要出汗了。

房间的墙角放着伊东路上live时随身携带的吉他,于是将刚刚想要抱怨的“就回来睡个觉连面都见不到真是忙啊”吞回肚子。

轻手轻脚地挪到浴室和厨房,却依旧没有看到某个瘦长的身影,带着点慌张地跑出门,然后在院子里发现了目标——正在堆雪人。

“……啊嚏!”本来打算偷偷接近给他一个惊喜,却因为出门忘了披外套而直接打喷嚏暴露了行踪。

“噗…”转身看着面前天月一下子羞耻变红的脸没忍住笑出声,然后伊东...

嗨呀这两个人…甜到哭泣
我可以说我一开始站的就是的名和田夏吗_(´ཀ`」 ∠)_

萌冷cp毫无畏惧(但是我没有文力(手动再见

问卷调查|临时段子

食用须知:

突然玩起来.gif
【玩梗注意,妄想注意】
大(肯)概(定)ooc!勿代三!

(心中相亲相爱的闺蜜组和甘党qwq)

题源qq空间:

提供一份二十题的双人问卷,填了不一定能让你们感情变好甚至还有可能让你们打起来,不过填了玩玩也许还是很不错的。
建议一起填,还可以拉一个主持人一起唠嗑。
问卷:
甲方答题人:天月
乙方答题人:mafu
主持人:伊东歌词太郎

(以下简略称呼ama/mf/kstr)

1、请问对方的称呼是什么?平时你们如何称呼对方?

mf:ama酱!(星星眼扑)

ama:ma酱!(宠溺抱)

kstr:……咳咳咳咳咳总觉得迷之…没什么特点呢?我倒是觉得叫甜月圆月黑月什么的也蛮有趣的。

ama:原来歌词太郎桑比较...

牽手|甘黨|段子

食用須知:
#ball ball你們給我餵點梗餵點糧吧
#說著默默地割下了自己的一塊肉系列
#特別特別短小,睡前小故事
#ooc矚目勿帶入三次元

#
——那雙手,指尖帶著點撥琴弦留下的薄繭,手指不算修長卻骨節分明,被握住的時候迷之安心。
腦內不自覺冒出這麼一個畫面和接下來的一大段感想的時候,天月猛地拍了幾下自己的臉,試圖重新把注意力轉到樂譜上。

#
“真的要玩那個嗎⋯?”爽朗的聲音難得帶著點恐懼的顫抖,天月望向身旁的伊東,惡趣味又堅定地點了點頭。
於是排隊等候時,檢查安全帶時,啟動倒計時,天月接受到了一片幽怨(又寵溺無奈)的注視。
過山車先是慢慢地挪上坡道,全無防備地近乎是停下,再刷地一下向大地俯衝。
而伊東的手先是...

感覺⋯能腦補五萬字
「清純少年路遇混混前輩,沒想到前輩只是個軟萌好壓的紙老虎」
的故事劇情

我想我是病了



梶下

真美好🎶

pocky game|梶下

食用須知:
cp:梶裕貴x下野紘
短,一年一度的套路時間。
ooc矚目勿帶入三次元。

#
又對著台本確認了一遍接下來的行程,抬起頭來的kaji望向hiro的眼神帶著一點不明的笑意。
hiro:幹⋯幹什麼⋯要吃很燙的東西嗎⋯
kaji:不是喔,是很甜的東西(˶‾᷄ ⁻̫ ‾᷅˵)

“好了那麽接下來的是甜點⋯喔喔竟然是pocky⋯下野桑玩過pocky game嗎?”
“呃⋯沒有⋯”自動腦補了一下和對方從巧克力棒兩側越貼越近的場景,突然緊張起來的hiro開口時就直接咬了。
“據說pocky game有兩種玩法呢,”目光又重新轉回到了台本上,kaji的語氣與平時無異,“第一種,就是像投擲小糖果那樣子地喂給對方;第二種呢,...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