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付き合ってくれたら嬉しいなぁ。

}80%冷+20%热cp属性 有腐向注意{
}近期:现欧|acca尼吉|梶下|恶狼游戏|小排球|通行禁止|甘党(极度不足){





}特别鸣谢人设供给{
icon by盒子
背景 by胖次

搬家

食用须知:
cp:甘党加湿器
跌跌撞撞的复健小短文
借梗Le déménagement(搬家奇缘)-Cyprien(原视频超级温馨!描述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平行世界相遇命题(假设歌词没有玩nico)
抱歉并不怎么甜(´・_・`)
ooc注意(对不起mf我真的是粉) 勿代三 ok的话请


联动夜夜的漫画戳这里:http://nanaseyoru.lofter.com/post/1f1da6df_12e265f8 (手动笔芯






-
手机震动了两下,锁屏消息显示是好友mafu的line讯息。对着巨大落地镜正在练舞中的天月在轰鸣的背景音乐声中小跑把忘了从兜里拿出来的手机搁在了房间一角的地上,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还是对老师鞠躬以示暂停和抱歉。


他还是怕了自己长时间的不回复不阅读会导致对方的病娇发作,可这次对话框里的文字措词却意外地正经,不带任何熟悉的中二气息或者萌系颜文字:


「搬家时间定在明天了,我们就早上十点定在xx广场喷泉旁见吧!」


「诶」


条件反射地按下单音节然后发送来证明自己有看见也没有打算既读无视,天月才开始思索这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突然搬家…?明明最近还在推特上很安定地晒并不怎么使用的高科技电磁炉的?难道是地址又暴露了遭遇了跟踪狂什么的…那还真是糟糕啊…


还没来得及回复「ok我会空出时间的」又一条消息叮咚窜上屏幕:


「哇不是吧你忘了这件事了吗!」


「没有没有!ok我会空出时间的ヽ(´o`;」


之前有提过要搬家吗…明明前几天还聚在一起打游戏的…可能是说了但自己真的没怎么注意听吧?这么想着的天月颇有点心虚地补充上了加强语气的否定和颜文字。


「哦哦那就好!那明天见!搬完以后请你吃拉面!」


经常被友人无偿坑的天月看着这行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往前翻翻,聊天记录全有,空间里看看,没有小广告,怎么说都不是被盗号了或者是高仿吧。


于是他转身又踩进了骤然响起的节拍中。


-
「抱歉抱歉我可能会稍微迟到一点(゚o゚;;」在早高峰还没有完全结束的地铁里,天月一边啃着早饭一边噼里啪啦地打字给大概也会和自己一样迟到的mafu报告。


没想到数分钟后对方回了一张照片:「注意安全,我在这边等你,穿平时的白衬衫」


唔…这到底是要人从哪里吐槽起啦?从昨天下午开始这个mafu就有点不正常诶?虽然说正常的定义也蛮难确定的,但怎么说平时都是穿着一身漆黑“垃圾袋”的吧?还有昨晚睡前突然心血来潮贴图轰炸了一波对面竟然没有轰炸回来诶?而是点了几个点然后说了晚安?


世界是要灭亡了吗…这样子的mafu太男前太认真了被粉丝知道了又得是一波腥风血雨吧。


甩了甩头假装已经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了出去,下了车的天月看了一眼时间又是一个提速狂奔。


在距离广场还有一条马路的时候就开始四处张望,却完全没有找到类似金发牛郎头的人选。转念去找白衬衫倒还真的有一个,方向也和照片上的一致,高高瘦瘦似乎是穿了增高比平时更长出那么一截。应该顶着金色瀑布的头上是乖乖顺顺的深栗色,看上去很柔软的样子。


突然有了恶作剧的点子的天月放轻了脚步,到了他背后两三步远的地方猛然往前一扑,垫脚半挂着成功地蒙住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
伊东歌词太郎在面对着喷泉边发呆边等人的时候被人从身后扑了个满怀,还有些喘的明亮少年音在他耳边说“猜猜我是谁”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甚至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为了写出情歌看了太多少女漫画走火入魔了。


盖住他眼睛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对方似乎因为长久的没得到回应而打算结束这个略微幼稚的举动,刚开始收回的手被伊东下意识地抓住,转过身对上眼的同时少年的耳垂也随着尴尬的气氛越来越红。



“…抱…抱抱抱抱歉!!!我认错人了!!!”天月在看清自己扑的对象完全是个陌生人的时候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往后退,然后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还被比自己更大一点的手抓着,“我我我不是变态啊!!对不起!!!”



“噗!”憋了半天最终还是笑出来的伊东看着面前这位害羞和着急到快要熟了的可爱少年,松开手顺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晃晃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没事啦我也刚好在等人,你朋友也在等吧?”


“嗯,那我先告辞了!不好意思啊!”天月几乎是逃也似地跑去了喷泉的另一侧,然后才想起来对mafu控诉:「喂!!!你在哪儿看着的吧!!!过分了啊!一顿拉面完全不够一个月我勉强原谅你啊!现在快出来!!(#゚Д゚)」

“咦?”隔着水雾的伊东目送着天月跑远,把笑容收敛起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新消息又确认了一遍发件人,“lefty?”


-
「测试一下」


等了好久mafu才回复过来了一句完全看不懂的话,天月正准备敲贴图轰炸就有一只有点眼熟的手从侧后方伸过来,不太熟练地往下划了一下。


“果然啊…”伊东把自己的手机摆在天月的旁边,然后按下了一个微笑小黄人表情,天月的手机主界面上同步弹出了相同信息的对话框,“看来是通讯app出毛病了…”


“诶…!?”


“我是请朋友来帮我搬家的来着…”伊东有点无奈地挠了挠头,“这个bug还真是有点麻烦了…”


“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帮忙也…”脱口而出以后天月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奇怪,补充道,“之后请拉面就ok,反正我今天都空出来了!”


“一个月的吗?”伊东看着天月又要红起来的脸突然有种谜一样的恶作剧得逞的开心,又带着见好就收的怜惜撤回,“那麻烦你啦,我叫伊东歌词太郎,要搬的东西离这边还挺近的,基本上都是乐器书籍什么的应该还是比较方便的。”


“诶乐器…?”


“啊…我姑且还算是个主业玩乐队的破产主唱啦…”


“哇这样,我是在网络上投稿的翻唱歌手来着,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天月。”


“哇网络上吗?天月君听起来好厉害啊…”


“没有没有,感觉能去各地开live的才真的很厉害,对了歌词太郎桑要不要也试试看在网络上发表音乐什么的?”


……


-
伊东打开门的同时mimi从鞋柜上起跳向他蹦来,而漏网之喵pon则乘着他接住前者的空隙从他的脚边蹿过,扑向身后的陌生人天月:“pon!不要抓!抱歉我忘了和你说家里养了猫了…”


出乎他意料的,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的是和谐相处的一人一猫:“是纯白猫诶还是异瞳!好可爱啊!没事没事我家里也养了三只猫一只狗来着。”

(于是他们又又又找到了共同话题)



-
把最后一个箱子挪到新居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伊东也超额兑现承诺地请天月去吃了第二顿。


在拉面馆里等着晚餐的时候隔壁桌的议论传了过来:“对啊那个bug已经修复了,竟然持续了一天多才发现经营公司也是超懈怠了,说是line上会误把消息发给陌生人什么的!”


“黑客好像还发了个声明说是匹配的陌生人都是年龄爱好相近的来着?”


“哇现实版相亲网站吗?好可爱的黑客啊!”



“那我们现在…可以正式交换line了吗?”天月冲对桌与自己聊了一个下午的陌生人眨眨眼。


“嗯。”





-
伊东歌词太郎在给好友兼乐队搭档的lefty发完了相约的时间地点以后就把手机扔在一边继续对着几个大纸箱和一地的书发愁,家里养的两只白猫还不嫌乱地跳上他的肩头和膝盖来减慢他略微有些急躁的动作。


刚把一摞书叠整齐塞进纸箱,手机那侧就来了回复,看来正好撞上lefty没在工作而是在摸鱼。


简短的一个「诶」之后是大段的“对方正在输入”时间,伊东脑内几乎要浮现出好友困惑地删了字又码的样子,于是半开玩笑半给台阶下地调戏道:


「哇不是吧你忘了这件事了吗!」


对方倒是没有一贯地损回来,语气有点可爱地辩解甚至搭配上了颜文字。


感受到违和想要吐槽的伊东最后还是把不够友好的“你这颜文字给人奇怪的想象空间啊”删掉转变成了十分友好的“请你吃(全蒜)拉面哦!”


深夜,揉着猫快要睡着的伊东被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吓醒,看着突然搭错的lefty敲回去了一串省略号。
再补充了一句晚安。



半梦半醒间又意念补充了一句,明天见。




fin






我对不起全文没出现的mf和lefty!!!真的是粉!!相处对话就感觉能有很多啊无奈既对音乐不熟也对萌宠不熟_(:_」∠)_请自行脑补!
居然写完了没有变成坑我快哭了呜呜
感谢你看到这儿w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