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付き合ってくれたら嬉しいなぁ。

}80%冷+20%热cp属性 有腐向注意{
}近期:现欧|acca尼吉|梶下|恶狼游戏|小排球|通行禁止|甘党(极度不足){





}特别鸣谢人设供给{
icon by盒子
背景 by胖次

早安|甘党|傻白甜

←梗来自某人(唔谢谢某人啦///

←大概是之前的《失眠》的加长和另一方向的延伸

←虽然长久没有更文但但但并没有放弃这里qwq
ԅ(¯﹃¯ԅ)ooc瞩目勿带入三次元。

 

伊东歌词太郎最近有个烦恼。

也许是前段时间为专辑而四处奔忙之后又是各种杂志的访谈宣传约稿,终于安定下来可以和lefty商量组合投稿的旋律的时候却又无法安定下来好好睡觉了。

本就是沾枕头即睡、六个小时后准时醒来的体质,完全不知道应对失眠的对策,第一天晚上躺平闭眼有模有样地数绵羊,结果两只白猫在脑海里喵喵叫,干脆起来“慈爱”地盯着mimi和pon一整晚,导致白猫们面对着主人的眼神竖起了一身毛,然后义无反顾地抛弃了他。

第二天晚上用音乐催眠,从杂乱地想着吉他指法到无意识地跟着哼出歌词,终于迷糊了起来后又被天月的炸厕所曲给吓得睡意全无。怨气很重地拨通了对方的电话然后又在听到第一声忙音时心软地挂掉。五分钟后接到了回拨的电话对方紧张地问怎么了,“没什么事”这样回复以后伊东便得到了“明天请我吃千里眼拉面补偿!再见!”的会心一击。

钱包先生对不起。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删存下来的几首天月的翻唱。伊东歌词太郎的烦恼更加严重了。

被友情地提供了睡觉之前泡个澡然后喝杯牛奶的建议于是立马实行。除去对于常年闲置浴缸不熟悉导致泡了一个清醒无比的冷水澡和延续了三天的感冒,结果是喜人的:一个礼拜加起来睡觉没超过三个小时的伊东终于安定地睡着了。

然后…他安定地起不来了。

手机上的一排闹钟,声音响起的时候是清醒的,按掉以后又瞬间昏迷。换用了几首炸厕所歌后每首都不出两天就出现了特异性免疫,甚至想去催促“求快投稿啊!!”

不省人事了好几天以后终于将魔爪伸向了天月:“抱歉以后能麻烦你早上给我打个电话把我弄醒吗,因为听说你有晨练的习惯什么的…以后请你吃烤肉。”语气特别正直真诚。

网络那端的人难得沉默了很久然后简单地回应了一个字,“好。”

 

天月最近有个烦恼。

这个烦恼大概是从伊东开始准备二专之后就默默地发芽生长,缠绕着神经伸出错综的枝叶。超过当初全国和世界的live tour更长地断了联系,单方面地不知道该向繁忙着的对方抛出什么话题…谈谈新的合唱曲吗…不行不行已经这么忙了还去添乱…谈谈cof企划吗…啊啊怎么回事又是工作的事情…

然后便在半夜里接到了伊东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暗下去,纠结了一会还是回拨回去,对方比平时更没精打采且沙哑一些,让他小小地生出了愧疚:“晚上好歌词桑,有什么事吗?”

“唔…”那头传来的呼吸声在深夜里更加清晰,底气不足地回答,“没什么事啦…”

因为太紧张又不想暴露害羞的情绪于是装作生气的样子提出了请客的要求。

第二天见到伊东熊猫太郎以后又立马心疼,把他赶回家睡觉,各种渠道地找起了治疗失眠方式。

听说感冒了以后冷静地到他家去送药。

在赖床症频发的季节把晨练坚持了下来。

 

下次见面就是说好的吃烤肉了咯。

(说起来太郎新专里有星期五早安…

 

 

评论(2)

热度(36)